Copyright©Beihang University.
主办、维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北京海淀区学院路37号 邮编:100083

【评论家文章】心灵之路——读沈继光先生绘画有感

发布者:[]  来源:[]

     

      艺术是什么?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这些即古老又看似无解的命题,曾经在每一个时代都吸引了无数思考者前仆后继并不遗余力地追求寻觅。或许结论是个永远的谜,但过程则是必要的。      

      在中国传统美学中,强调艺术境界的精神之美。文人学者倘徉天地间,借自然物类,抒胸中逸气;寄情于景,观天地之造化;长于小中见大,虚空中写详实,平凡中见真意。    

      而根源于欧洲古代希腊精神的近现代艺术,注重形式与理论,究根穷理,伸张人的意志。在无限多元之中探究宇宙,将人类的精神活动发挥到极致。    

     

      沈继光先生博学,对中西文化颇有见地,他的绘画作品则朴素平实,耐人寻味。他的作品大都取材平凡,构图平稳,语言朴拙。他尤其钟情残石厚垒、枯木斜柯,钟情岁月浸蚀的印痕……。对人类生存问题执着关注——让他沉浸在精神世界中,一往情深。    

      沈继光先生曾西行帕米尔高原,独步大漠荒沙,流连于古城墓群,领略苍凉壮美,甚至因此遭遇险境。正是此次经历,对沈继光先生后来的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种影响甚至贯穿在他整个的创作过程中。    

     

      大约在80年代初期,沈继光先生开始大量拍摄北京即将拆除的古老民居胡同,也是在那时起,砖墙、陶瓦、石礅、石路……都成了他绘画的主题,他时常关注那些看似平凡的景物,并以他称之为“半微观”的视觉角度,用近距离的构图方式表现出来。《有后窗的老屋》、《临街的老门面》、《石窟》就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沈继光先生不断地追求着视觉艺术更深层的内涵。他的作品出现了一组强调形式感的图画,如《方向与动力》、《有小路的空间序列》、《有参照物的构图》等作品,力图在表现基本的物质构造中阐示视觉原理与哲学思考。《方向与动力》中巨大的完全锈蚀的尾舵和螺旋桨几乎占据了整幅画面,与其说是物象特写不如说其特定的选材更暗合了作者在此时期的心灵活动。在这里题材只是作为一种契机存在,是某种意念的象征,以白色虚空作衬托则是他当时追求视觉效果与图底关系的一种尝试。    

     

      其后,沈继光先生又以极大的热情持续地创作了一批专注虚实探索的作品,如《有缆绳的老船》、《城台古风》、《阳与阴的分割》等。此时的作品中色彩运用已逐渐居于次要地位,他常常以极简的色彩表现极简的形态。有关虚实的奥妙前人多有论述,还是老子说得好:“有无相生”,“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在沈继光先生平实的作品中同样涌动着激情。90年代他的作品表现更为自由,题材逐步转向更具生命灵动气息的自然景物,他更多地使用了错杂繁复的线条表现茂密的树丛、逶迤曲折的小路,作品如《田园的怀抱》、《八角村的田园》、《柳与径的交错》等,景物以团块造型,色彩浓厚,充满张力。    

     

      90年代后期,代表作品有《旷野的气息》、《严肃的悲歌》、《旷野上的路》、《黑衣人与红土巷》,“黑衣人系列”成为沈继光先生作品的主题。“黑衣人”是一种象征,颤动而急促的笔触,超现实的意境着重情感宣泄,似乎要努力捕捉某种转瞬即逝的意念。真实恍惚间转化为幻觉,存在即刻成为消逝。获取——消逝——追觅——循环往复,恰似“走不上的地平线”。孤独的穿越在幽冥之中,面对那遥远的地平线……,“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数学中有关X数的未知性,其实就存在于可推演的确定性逻辑中,沈继光先生谈到了这种神奇现象,他深信所谓不确定性也是自然法则所揭示的宇宙规律之一。同样,艺术的神奇与不确定性也有序地存在于宇宙宏大的秩序之中。    

     

      对于人类而言,生活在继续,思考不会停止,也许,这个问题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所不能回避的吧。    

     

     

     

    油画家于苏生    

    2009年11月5日

     

     

    编辑:余 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