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Beihang University.
主办、维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北京海淀区学院路37号 邮编:100083

【评论家文章】他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吁吁前行

发布者:[]  来源:[]

     

      从继光的画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他在他的绘画作品里,他在不停追求的是什么。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封闭的屋子打开了,西方现代艺术像奔腾的洪水咆啸而来,门外刺眼的光亮使久处昏暗中的人晕眩……,不过,在这一片喧嚣之中,继光似乎仍然过着他那看似寂寞的日子;确实,他是一个刻苦而且埋头用功的人,然而他把那“水”引进了很需要灌溉的心田,那“光”被当作一股热流布施在以前隐埋在他头脑里不得萌发的种子之间,使它们获得了生机,种子的萌发就是一种自我的否定,他开始思索并且着手挖掘改变经营画面的方法,于是他把自己从“自然主义”的巢臼中解脱了出来。  

     

      从此,他的画面有了很大的改观,像《方向与动力/1985》《有红缆绳的旧船/1985》《白色与褐色的奏鸣/1988》《有小路的空间序列/1987》《碑林——一个人一个人的/1989》……这个时期,他把人们凭直觉和经验可以感受到的具体的东西和人们凭理智和思索才能够体验到的艺术表现力结合起来,而且企图在这个结合的过程中通过前者去说明后者。虽然他在探索着抽象的形式美的法则,却并没有放弃“具象”,他企图利用“具象”这个手段来达到显示“抽象”形式美蕴涵中的目的。  

     

      他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吁吁前行,他向我们展示着他的路径。  

     

     

      继光是一个在新鲜事物面前喜欢沉思遐想的深沉的人。他继续默默地向前。强烈的黑白色调的对比、不安的线条的流动、突兀神秘的色块时隐时现,感觉到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力量在暗暗地涌动,前一个阶段那种田园牧歌式的抒情正在悄然淡出,诞生了《弃村系列/1994》《错综之撑系列/1994》《严肃的悲歌-怆然出走/1996》《黑衣人和土红的泥巷/2001》……,  

     

      他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吁吁前行,他向我们展示着他的路径。  

     

     

      如何定位继光的“画品”?也就是说如何评定他的作品的“品格”?要“品”他的画就要“品”他的人,“品画”和“品人”结合起来才能评定出准确的“画品”。  

     

      他在作品中所要表现的和热衷追求的当然够不上当今的主流,而表现在画面上的东西又不是为了讨好某些人或者打算跻身某个时髦的流派。品评他的“画品”,似乎用品评“文人画”的标准较为合适,所谓 “文人画”,就是既非“院画”亦非“行画”,而是文人彼此之间互通心曲,不是追求利益而是追求趣味的带有“游戏”意味的作品。  

     

      在既往的年代,真正推动绘画艺术向前发展的动力不是来自官方也不是来自画商,而是来自文人,他们用他们的教养和胆识滋润和开拓着这方天地。  

     

      继光虽然是生活在当代,但他的画却是地地道道的文人画,因为他既非画院中人,又非画商瞩目的对象,他的画只是画给他自己、或者画给他的知音;既不是为了参展,也不是为了变现,他真真的是把画画当作一种严肃的“游戏”,因此他的画在圈外人的眼里往往是“不好看”或“不好懂”;而在圈内人看来,不认同、不理解他的人大概也不外乎“清高”之类的窃窃私语,这些好的坏的议论无论是否传到他的耳朵里,他都处之泰然。  

     

      在他这一代人中,在圈子里,他不是没有能力或者可能去争取到接近核心的地位,甚至就在他的同学当中混出个样儿来的也不乏其人,然而他却没把这些放在心上,他依然故我我行我素,他依然自得其乐,他依然与世无争,他有他的世界。“画如其人”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充分地体现在继光身上,他的画品和他的人品是完美的统一。  

     

      继光虽然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绘画上,但他的眼睛却并不仅仅只是盯在狭小的调色盘和视野有限的画布上,他是认真地实践着“功夫在诗外”的古训。               

     

      他喜欢读书,却不是博览群书,而是以他敏锐的嗅觉去寻找他最需要读的书然后潜心攻读。  

     

      他十分珍视友谊,但他的朋友并不很多,他所结交的绝大多数是我们这个社会所稀缺的——真正的文士,他在这个圈子里得到的信息是真知灼见,得到的帮助是相濡以沫。  

     

      在这个世界上,他的生活过的很清苦,虽然他有的是机会和条件去改变这种清苦,但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使他更乐于投入的事业。  

     

      他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吁吁前行,他向我们展示着他的路径。  

      继光的精神世界是难得的一块净土。

     

    艺术家孙家铨

    2009年12月28日

     

    编辑:余 敏